网站公告列表

  没有公告

加入收藏
设为首页
联系站长
您现在的位置: 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所长专栏 >> 正文
  王先庆谈高速飞行列车对交通和物流业的影响和意义(央广网)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王先庆谈高速飞行列车对交通和物流业的影响和意义(央广网)
航天科工开展高速飞行列车研究论证 最高时速可达4千公里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2017年08月31日 央广网    点击数:35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/9/1    


  央广网北京8月31日消息(记者张子雨 实习记者崔丹萍)据经济之声《天下公司》报道,在很早的时候,火车的时速大约在几十公里的水平。现在的高铁,时速可以达到350公里。那么,火车的速度最高可以达到多少呢?这个问题的答案,可能超乎你的想象。

  在30日举行的第三届中国(国际)商业航天高峰论坛上,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宣布,已开展高速飞行列车研究论证。这种高速飞行列车,最高时速可以达到每小时4千公里。这也就意味着,它的最高运行速度比传统高铁提升了10倍,甚至比现有民航客机也提升了5倍。举个例子,北京距离武汉约1152公里,目前,从北京出发的高铁需要5多小时才到武汉。然而,在不远的未来,北京到武汉可能只需要30分钟。

  4千公里的时速是什么概念呢?我们来做一番对比。到目前为止,飞行速度最快的客机之一是法国的协和式客机,这也是一种超音速飞机。这种飞机的最高时速,也不过是每小时2300公里。只有正在研制的高速飞行列车的一半左右。每小时4千公里,这个速度大约是音速的3倍。

  那么,这种列车的安全性如何呢,这么高的速度,人坐在上面受得了吗?对此,中国航天科工集团“高速飞行列车”项目负责人毛凯表示,列车的安全性,是有保障的。

  毛凯说:“安全性是我们考虑的首要问题,系统的安全性与它分系统的迭代是有关系的,你要分析每一个分系统的安全性,然后迭代出来整个系统的安全性,这就对我们的设计和验证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目前像这种新的领域没有一个完整的标准体系,我们现在也参考了一些现有的标准体系,我们也会根据我们的需求来制定一些标准体系。加速的时候它是按照人能够承受的速度慢慢加的,然后到一定速度的时候它就开始巡航,也就是基本上按照一定范围的速度航行,在减速的时候,也是按照人承受的范围慢慢减。”

  这样的高速列车投入运营之后,运营成本如何,普通人是否能坐得起呢?毛凯告诉记者,应该从更广泛的范围来讨论“高速飞行列车”的成本和收益。

  毛凯:“应该用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耗费的成本和用五个小时、六个小时的成本作比较,而不是单纯的用绝对票价去算。它给你省了时间,速度又快距离又远,它带动的相关经济比它的投入是要大的。它是一个复杂的大系统工程,所以我们现在也在反复确认,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估算,但是我们需要对老百姓负责任,我们需要反复的迭代核算之后才会公布这样的事情。”

  对于这种新技术,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先庆也很看好,他认为,新的技术如果未来能够商用,将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。

  王先庆:“这样一个高速列车,如果它真的能运行,应该是颠覆性、革命性的变化。这种变化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:第一就是把整个农村和城市以及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距离完全缩短了,交际成本、物流成本就会下降;第二,我们很多商业模式和经济运行方式可能会发生变化,这些都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。”

  当前,世界上对外宣布开展时速大于1000公里运输系统研究的公司主要有三家,包括美国的HTT公司、Hyperloop One公司以及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。而中国航天科工是全球首个提出超声速地面运输系统的集团公司。

 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副总经理刘石泉介绍,高速飞行列车也有一个三步走战略。第一步,通过时速1000公里运输能力,建设区域性城际飞行列车交通网,第二步通过时速2000公里运输能力,建设国家超级城市群飞行列车交通网,第三步通过时速4000公里运输能力,建设“一带一路”飞行列车交通网,最终形成一张继航天、高铁、核电之后的中国新名片。

  刘石泉称,以市场化的方式整合社会资源,共同为用户和合作伙伴创造商业机遇和市场空间。“高速飞行列车”将与“飞云、快云、行云、虹云、腾云”并列,形成“五云一车”的商业航天新格局。

  三步走的发展战略,简单地说,高速飞行列车的发展不能一蹴而就,会按照速度不断提升、覆盖范围逐步扩大的原则,循序渐进地发展。

  这种交通网络的形成,也将会对沿线地方的经济结构与区位布局形成明显带动。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先庆认为,对于物流业的带动是最直接的。

  王先庆说:“如果这样一个‘高速飞行列车’真的成功,带来的最直接的一种变化首先就是货运物流。因为互联网+物流在这几年使我们整个生活、经济都在发生变化,但这种变化还是受到一种瓶颈和约束,就是物流的问题。所以如果有这种列车的飞行速度,我们几小时内运行的距离和城市间的范围就会越来越宽。物流的流向、物流的规模、物流的格局,使商流和物流的关系会按照一种新的模式在重构,这个变化和影响都不可估量。”

  同时,他也提到,随着交通工具速度的提升,城市的概念本身,也会出现变化。

  王先庆:“第一,原来制约中国城市与城市之间、农村与城市之间的客流基本上会因为这种‘飞行列车’的开通得到彻底解决;第二,城市和农村之间一体化以及城市化的标准也会发生变化;第三,过去的客流基本上就是商务人员或者游客,这种飞行列车会使得旅行的距离提高数十倍,这就意味着我国的偏远地区不存在偏远的问题了。”


 

文章录入:gaoshan    责任编辑:gaosha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王先庆:广州冷链物流体系构
    王先庆:深化流通革命 推进更
    王先庆:自助收款终端会替代
    王先庆出席2017全国高校贸易
    王先庆出席市政府决策咨询课
    王先庆谈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与
    王先庆谈“一带一路”背景下
    王先庆 彭雷清:物流革命与物
    王先庆谈中西部消费
    王先庆新著《新零售》:国内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无标题文档
    建设与管理:广东商学院流通经济研究所
    地址:广州市赤沙路21号015信箱 邮编:510320 电话:020-84096050
    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版权所有(C)2005